最近国内没有办法拉取 Docker 镜像了,许多 docker hub 的镜像站也都陆续关闭了。

哎🙃,如今这种事真是见怪不怪了。

助力有缘人的补救方案:

源站 替换为 平台
docker.io docker.dijk.eu.org docker hub
gcr.io gcr.dijk.eu.org Google Container Registry
ghcr.io ghcr.dijk.eu.org GitHub Container Registry
k8s.gcr.io k8s-gcr.dijk.eu.org Kubernetes Container Registry
registry.k8s.io k8s.dijk.eu.org Kubernetes’s container image registry
quay.io quay.dijk.eu.org Quay Container Registry
阅读更多
分享

WikiJS

小学时,离开家一走就是一天
中学时,离开家一走就是一周
高中时,离开家一走就是一个月
大学时,离开家一走就是半年
工作后,离开家一走就是一年

工作快一年了,目前最深刻的体验就是感觉时间过的很快,我时常在某个工作日的早晨做梦,梦里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应该去哪里上学?
一会儿醒来之后,我应该去杨林中学吗?还是呼兰一中?还是…实验室?我现在学校在哪来着?

伴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我意识到我已经工作了,该TM去上班了😥

去年一整年没有回家,今年利用宝贵的拼凑出来的五一假期,带上女朋友,一起回家深度体验农家乐。

结绳记事


        
结绳记事

Beacon frames are used by the access points (and stations in an IBSS) to communicate throughout the serviced area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nnection offered to the cell members. This information used by clients trying to connect to the network as well as clients already associated to the BSS.

信标帧被接入点(以及IBSS中的站点)用于在服务区域内传达提供给单元成员的连接特性。这些信息由尝试连接到网络的客户端以及已经关联到BSS的客户端使用。

Beacons are sent periodically at a time called Target Beacon Transmission Time (TBTT)

信标周期性地发送,发送时间称为目标信标传输时间(TBTT

1 TU = 1024 microseconds
Beacon interval = 100 TU (100x 1024 microseconds or 102.4 milliseconds)

1 TU = 1024 微秒
信标间隔 = 100 TU(100x 1024 微秒或 102.4 毫秒)

WikiWLAN

前言

一个月前马斯克开源了自家的大语言模型 grok-1 并顺带着嘲讽了一下 OpenAI,想看看 OpenAI 关于 “Open” 的部分。

这波我肯定是站马斯克了,记得第一次听说 OpenAI 名字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一个研究 AI 的开源社区,应为它遵循了 OpenCV, OpenGL 这样的命名模式。

后来 GPT-4 需要一个月 20 刀的时候,也算是认清 OpenAI 的真面目了。

自从大语言模型诞生以来,中国民众想使用 AI 服务是真的难。可谓是双向卡脖子,一方面阿美丽卡的公司不对中国开放服务。另一方面国民无法访问自由的互联网。

最近,ChatGPT-3.5 可以免注册使用了(它总算是 Open 了一小部分😂),也就是说对于我们来说又少了一道使用 ChatCPT 的门槛。

这篇博客介绍了一种访问 chat.openai.com 的方法。

教程WikiCloudflare